等待自上而下的改变——我的TEDx的故事

十月 4th, 2011 | Posted by TEDx大学汇 in 活动感想 | 组织者感想 - (等待自上而下的改变——我的TEDx的故事已关闭评论)

文/姚飞

1.

今年3月底的一天,偶然在网上看见一个叫tedx university day的活动,计划在4月22日于中国的一百所高校同时举行TEDx推广活动。当时我觉得这是个好玩的事情,就让钟雨谦同学去以天大的名义申请了。由此,给 我最后的大学时光带来了一段快乐而充实的经历。
主办方告诉我们本校已经有人在申请了,建议我们一起做吧。然后我认识了肖徭同学,而她本来是钟同学的朋友。主办方能提供的,是TED的官方授权,以及不超过250块钱的经费。这笔经费,是由google益暖中华项目赞助。

凭着ted三个字母,我们很快招到了10个人组成的志愿者团队;再加上250块钱(实际仅使用了100多),我们终于在4月22日把第一次tedx天津大学分享会折腾出来了。

各方面经验和资源都不足,第一次我们只能搞一个ted视频放映+分享讨论会。可能因为这是天津地区第一次举办tedx活动,我们竟然吸引到了天师大、河工大、天科大、南开等学校的一些同学。

活动之后,观众和我们都意犹未尽,很自然地开始思考如何让这个活动在天大扎下根来。

碰巧人人网上的台湾同学杜宗熹5月要来津。杜同学可能是人人网上人气最高的台湾学生,在两岸交流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。如果能请他来讲点什么,一定会很有趣。很有幸,杜同学很支持我们的想法。

因为同学们来参加一次活动并不容易,我们要组织一次活动也不轻松。用后来tedx中山大学谢同学的话来讲:借个教室都需要上下打通各种关系。所以我们希望活 动内容能尽量丰富,于是又想办法请来了《New Younger》——一本天津本土青年潮流杂志——的创刊人张瑞麟先生。

一开始我跟一个朋友开玩笑说,我们请台湾人来发表演讲会不会被有关部门和谐。朋友说:那要看你们讲什么了;实际上,杜同学讲的内容(点击有链接)无疑是促进两岸理解的,其实你们应该去国台办申请经费的。

确实,我以为那是一次挺成功的活动。至少,对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一些同学来讲,杜同学是我们见到的第一个台湾人。

两次活动之后,大家都感觉这个东西要继续下去。要不要注册社团,怎样获得校方的支持,从哪里得到经费,如何招募新人……我们不断思考各种问题。

上个月,离开学校两个月的我,从网上得知他们已经顺利完成了纳新,招到了新的核心团队,并成立了俱乐部。

回想这一切的时候,我会想,google不过就出了250块钱而已。250块钱,竟然可以带来这么多东西!而这一切,正发生在许许多多的中国高校中。从250块钱开始,以后还会带来什么?

 

2.

至少,ted很快带给了我一次机会。

十一假期,广州有一个tedx组织者交流会,我也打着tedx组织者的旗号去打酱油。两天的时间里,听说了两岸三地各种tedx组织的很多故事,见识了很多经历丰富热心公益的人。

在 南京,有人从ted出发,全职地努力做一个南京青年创想交流圈,甚至已经从政府处得到了1000平方米的活动场地支持。在贵州,有人将ted同乡村文化保 护组织相结合,在大山里给当地的少数民族村民放映ted视频。在广州,有人致力组织人在中学做ted演讲,他认为要从中学开始,给传统中国教育打一剂兴奋 剂。在福州,人们最初因ted在咖啡馆聚集起来,而最新的项目是要像梭罗一样,用双手在大山里自己搭建一所木房子,作为“公共空间”,他们已经找到了选址 和木材。在台北,tedx平台已经成熟得接近美国,成为了台湾文化展示舞台……

当然,跟我们学校里遇到的情况一样,中国各地的tedx组织都面临着这样那样的困难。同时,我发现,表明看大家都在做tedx,但实际上大家各自的出发点和目的地都不一样。一个可能的解释是,跟改革开放一样,中国人想做这些事情等了太久,一旦有了机会,就拼命地抓住。

期间,我终于见到了ted university day项目背后的总策划。他叫余恺,毕业并任教于华南农业大学。TED推广活动,实际上最初源于他在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学研究的课题。他向大家分享了怎样一步步构思和完成这个项目的过程。

早在2010年,同样是在google的支持下,他已经在广东省内推动了近30所高校举办tedx活动。事后,google企业社会责任部的人主动找到他,问他,为什么不继续做到全国范围呢?于是有了今年的ted universityday in china.

总结余恺的分享,我认为他强调了这个过程中三个重要的意义。第一是empower,所谓授人以渔,让人们参与进来,并且自己努力去完成一件事情;通过这个过程去发现自身的力量和价值。第二是每个人微小的参与带来的改变。他引用了多背一公斤发起人的一句话Everybody contributes a tiny effort, that is how we can change the world.

第三点是最深得我心的一点,他说,不同于中国人习惯的自上而下(top down approach)模式,这是一次自下而上(bottom up approach)的改变。他指着幻灯片上南方科技大学的校徽说:看一看人们对南科大给予了多大的期望?这就是我们对大学改革的期望吗?所有人都在等待一 种自上而下的改革。而南科大的改革什么时候能成功?也许我们的孩子能赶上吧。但是,我们的表弟表妹呢?现在千千万万的在校大学生呢?他们不能再等了。改 变,要从现在开始。
3.

我不禁想起了,5月份的时候,天津某些高校的一些人找到我们天大tedx小组, 说希望联合搞一些活动。我们当然说支持了。然而交流之后发现,他们的打算是,首先在天津策划一场有影响力的大活动,一炮走红地将ted在天津推广开来。彼 时,上海正在上演一场规模不小的ted大会,请到了李笑来、魏武挥等明星级别的演讲嘉宾。

举办这样一场盛宴般的大会,当然是很酷很棒的事情。然而我们觉得这对于刚刚起步的天津太不现实了。我们还是从一些小的活动做起吧。对方并不认可,依然说要想办法筹划。最后,我们只能表示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援。

然而,后来我再也没听到这些人和他们想策划的活动的消息。那场自上而下的改变,最终还是没有来。